互文古道>网游小说>你只能做我的狗【BDSM】 > 便器rbq要什么脸/奴隶/吞不下/坏掉/开始/电击警告
    “你是那个见不得人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顾酩愕然,他被冒犯到了,故作镇定的神色开始崩坏。

    他不清楚这是否为调教的一部分,但这样的冒犯让他兴奋。

    他本就渴望被践踏。

    面具后的眼睛凝视着他,从上到下,打量了一遍。

    像在打量玩具,根本没把他当人。

    顾酩感觉自己从头到脚都被看穿了。

    男人的眼神仿佛钻进了他的西服里,扯开了价值不菲的衬衣,肆无忌惮地摸上他的胸膛,掐住他的乳头,揉来搓去,捻扯旋转,直到可怜的小肉球发红变肿。

    那道眼神不会轻易放过他,会一路向下,探进他的内裤里,柔软的性器被蹂躏到渗出浊液,却无法释放,因为阴茎早已被领带死死勒住了。

    肉便器的欲望不重要。

    顾酩止住了自己的想象,揣进兜里的手已经出了汗。

    “你是那个见不得人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顾酩愕然,他被冒犯到了,故作镇定的神色开始崩坏。

    他不清楚这是否为调教的一部分,但这样的冒犯让他兴奋。

    他本就渴望被践踏。

    面具后的眼睛凝视着他,从上到下,打量了一遍。

    像在打量玩具,根本没把他当人。

    顾酩感觉自己从头到脚都被看穿了。

    男人的眼神仿佛钻进了他的西服里,扯开了价值不菲的衬衣,肆无忌惮地摸上他的胸膛,掐住他的乳头,揉来搓去,捻扯旋转,直到可怜的小肉球发红变肿。

    那道眼神不会轻易放过他,会一路向下,探进他的内裤里,柔软的性器被蹂躏到渗出浊液,却无法释放,因为阴茎早已被领带死死勒住了。

    肉便器的欲望不重要。

    顾酩止住了自己的想象,揣进兜里的手已经出了汗。